从时代的遗迹回望:《邮差的白色夜晚》(2015)

发布时间:2020-06-17

从时代的遗迹回望:《邮差的白色夜晚》(2015) 

  电影从花桌布上邮差的老照片开始,失败的婚姻,戒酒,旅游和聚会。电影取材自俄罗斯北方远离尘世的小岛,导演安德烈康查洛夫斯基(Andrei Konchalovsky)以当地居民的真实生活为基础,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完成这部多以真实人物拍摄,融合虚与实的剧情电影。观众的目光也随着邮差里欧卡(Lyokha)的摩托快艇,划破雾气瀰漫,如诗如画的白色湖泊,展开这段虚实交融的影像叙事旅程。

  岛屿的生活围绕着景色优美的肯诺佐罗湖(Kenozero),水隔绝了岛与大陆的联繫。这些不想离开,或无法离开的老人或残弱者,依靠着邮差带来信息,粮食与生活所需。看似生活在绝美的自然风光中,岛民的精神面貌透过一连串日常生活的镜头,成为最寻常不过却又荒诞疏离的生命仪式,早晨起床,烧水,看电视实境秀,吃早餐,捕鱼修缮,无所事事喝酒,与邻人消磨时光,入睡。导演将摄影机对準不同家庭日常的晨与夜,透过监视器视角的镜头与重複的剪接手法,让人产生一种观看另类实境秀的疏离感。

  故事的主角,邮差里欧卡,他是公务体系下尽忠职责的小螺丝,也是岛屿孤独个体的讯息传递者,此外,他更带来人性的问候与温暖。镜头从里欧卡送信的旅途,由点至面勾勒出岛屿生活的全貌。他每天乘着小艇穿越湖泊,为居民送灯泡、麵包与政府发送的年金,他照顾失智者与孩子,这些被时代遗弃的小岛居民,透过里欧卡的视角显得可怜可爱。可以说,里欧卡的纯真本性正是俄罗斯人朴实良善特质的现身。而他身上的迷彩军衣,透露旧时代体制传承的公务身分,儘管平凡,「邮差」维繫了这座与世隔绝的小岛的运作机制。

  日子週而复始,直到一桩突发的失窃案,平静的生活就此失序。

  邮差一觉醒来,快艇马达竟不翼而飞,活生生的「马达失窃记」就此上演。邮差求助无门,只好离开小岛到大城市,他与孩子先到研发火箭的军事基地,找寻他曾在岛上帮忙(知法犯法)捕鱼的将军,但这份人情却比他以为得更微薄无用,人情温暖只适用弱势者的边缘村落,不适用在现代社会与政府体制。邮差失魂落魄地走进百货公司,百货公司也不卖人情,只卖甜食与酒精,只欢迎你付钱痲痹自己。最后,他两手空空回到岛上,发现原来自己一无所有,只要失去功能,这个国家体制便会毫不留情把他吐出去。透过地理情境上的转换,从隔离的岛到现代城市,公务体系边缘到军备基地,共产配给式的福利社到资本空间的百货公司,邮差成为一个过渡者,他以亲身经历见证自己在时代中的位置──边缘的,过渡的,即将被弃置的。他微不足道,只是一个时代的小人物,多余者。

从时代的遗迹回望:《邮差的白色夜晚》(2015) 

  《邮差的白色夜晚》运用三种不同的影像类型,邮差的剧情主线,居民的纪录影像,点缀着数个充满想像力的场景,俄罗斯蓝猫,学校废墟响起的军歌,片尾升空的火箭,这些意象留待观众慢慢解读。时空的场景穿越,则暗示与「过去」的连结,与现代都会隔离的孤岛,仰赖国家的粮食分配,荒废的小学,邮差与警察,最后一名社会主义理想时代的老人葬礼......。一切都包含着政治意义的指涉,这座岛屿是旧时代的产物,象徵苏联冷战体制瓦解后的时代,也是俄罗斯底层大众的日常生活与精神面貌的切片。

  片末,邮差再次返回小岛,前途未明。岛屿上的人们大多比他更悲惨,他们酗酒,依赖微薄的年金度日,无所事事的闲磕牙,永无止尽的看电视,连捕鱼都会被检举,最后,他爱慕的女子到大城市工作,逃离这座绝望之岛。岛民的精神生活远比看不见尽头的白色湖泊更荒凉,更虚无。岛民说,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即使生活看似能维持,一切都无能为力,他的灵魂在受苦。这赤裸的告白是否来自当地的居民自白或导演的观察,我们不可而知,但是确定的是,这是导演对当代俄罗斯社会与人类生存现状的深刻思索与呈现,也是对过往时代遗留下的人们的回望。

 影片资讯

《邮差的白色夜晚》(The Postman's White Nights/Белые ночи почтальона Алексея Тряпицына)-Andrey Konchalovskiy,201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