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好后依然续写稿” 翁兴森无悔执笔人生

发布时间:2020-06-10

“病好后依然续写稿” 翁兴森无悔执笔人生

“病好后依然续写稿” 翁兴森无悔执笔人生

阅读《》,成为翁兴森的习惯,即使卧病床上,也不会忘记“病里偷闲”一番。

人生因文字而精彩,因采访而充实,瓜登通讯员翁兴森从事文字工作超过30年,笔下的每一篇真章,慢慢成就了他没有铜臭味味,由文字堆砌起来的精彩人生。

人生大半生为写稿而忙,为采访而生,老报人翁兴森晚年依然对文字工作无怨无悔,坚持要执笔走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

大半生从事记者生活,爱上了采访的挑战,即使目前病卧床上,翁兴森的写稿瘾未褪,口中喃喃有词,不断重复:我最后服务的报馆是《》,我病好后依然要写稿!”

在众人眼中,翁兴森为人老实,谈吐离不开民族教育及各族和谐,他的说话方式与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内容相符。

半年前的一场车祸,身材威武的翁兴森病倒了,可是写稿的坚强意志力不倒,还不断叮咛同事:等我,我病好后,还要继续写稿!

“现在长时间躺在床上,不写稿不舒服!” 

“病好后依然续写稿” 翁兴森无悔执笔人生

对中华文化有浓厚的兴趣,已泛黄老旧的《中国通史讲稿》,是翁兴森经常翻阅的书籍。

病床上铺满稿纸

1936年出生在登州德里蒙渔村,当时属战乱年代,加上家庭贫穷,教育资源贫乏,在9名兄弟姐妹中排名老大的翁兴森被逼进入简陋的马来小学就读。

虽然没有机会受中文教育,幸好父亲的朋友自告奋勇教他认识中文字,幸好他的勤奋好学,数年内成为了三语精通的学生,为他的报人之路铺陈了稳健的基础。

放弃深造扶持兄弟姐妹

由于天资聪慧,学习能力强,翁兴森有机会在新加坡中正中学完成中学教育,再顺利进入南洋大学就读中国语文文学系,不过,碍于家境捉襟见肘,他必须放弃深造机会,投身社会工作,扶持家中尚年幼的兄弟姐妹。

“我做过很多工作,从事建筑、码头还有砖厂,马华登州执行秘书,最后转入报界,从70年代一直到现在。”

《通报》当年盛行时,翁兴森是东海岸采访主任,由于时事的无常与变迁,他在80年代转到《》服务,一直到今时今日。

虽然病倒在病床上,气弱如丝,他的身边还有很多泛黄的稿纸、剪报及老旧的书籍,手写式的电话记录及采访配备、相机、儿子刚买给他的智能手机,还在病床旁。

愿当人民喉舌不后悔当记者

早年,翁兴森背着笨重的相机,拿着笔和采访簿走访大街小巷,以笔尖为民间好打不平,从政治到民生问题,都一概转为文字。

到了晚年,虽然没有大车大屋,没有奢侈的生活,住在狭窄的组屋,他依然没有后悔当初选择做记者,他还鼓励年轻人选择从事文字工作,以文字走天涯,开拓不一样的人生。

翁兴森一直以摩托车走天下,相识满天下,他的收获,是一群称兄道弟的朋友,嘘寒问暖的朋党。

“只要人民有需要,我们一定要出现,不要高傲。”

他坦承,由于爱中文,想发扬中华文化,是他做记者的原因。“如果没有绵绵不断的热忱,我们很难在文字工作上坚持下去,我当年跟报社有缘,直到今天,报社的人还和我保持联络,没有忘记我。”

“病好后依然续写稿” 翁兴森无悔执笔人生

医院、警察局、市议会及消拯局,是主要新闻来源,翁兴森还留着工整的手写式电话记录。

采访与市民打成一片
怀念赶新闻日子

由于年事已高,加上有病在身,翁兴森对早期的人与事已逐渐模糊,印象最深刻的,是到甘马挽采访补选,与当地人打成一片,一起吃肉骨茶。

当时科技不发达,他擅长用电话报新闻,用传真机传新闻。

“我不会后悔做记者,做记者的时刻,是我人生中最愉快的岁月,赶新闻时真的很挑战,我很怀念。”

他感谢维新华小董事长陈春发、前任登州华堂主席符芝万、民政登州联委会主席拿督叶计平及登州晋江会馆会长杜成奇对他的关怀,感谢他们一路来对他的支持。

鼓励新生代精通三语出路广

“我的人生有说不完的故事,我要用我的笔来告诉大众,民族教育及全民团结很重要,我很多马来朋友,经常一起吃饭,在树荫下一起吃饭,大家乐融融。

“我的邻居佩君尔是印裔,他很关心我的健康状况,扶我走动,犹如贴身的护士。”

他鼓励新生代要有多种不同种族的朋友,要精通三语,出路才可以更广。“大马的三语人才到新加坡,是很吃香的。

“我喜欢终身学习,到现在还在学着日文。”

“病好后依然续写稿” 翁兴森无悔执笔人生

病卧在床上的翁兴森不写稿不舒服,稿纸随手可得,只要健康允许,随时写稿。

“病好后依然续写稿” 翁兴森无悔执笔人生

翁兴森45岁当父亲,与爱妻陈端叶育有一名独生儿子翁诗骏。

“挖新闻不难”喜欢与各民族打交道

翁兴森的文笔与为人一样,忠厚老实,他赢得了尊重,他忆述说:“当年,不少社团有会议,要求我去采访,虽然是闭门会议,我还是可以在场聆听,因为他们知道我的为人,我不会乱写。”

他也说,对新闻的热诚及兴趣驱使他走遍登州大街小巷,不断挖掘各类新闻。

“我喜欢和各民族打交道,要挖新闻不会难,对我而言,法庭新闻不容易采访,也不容易写,很难写得好。

“想当年,我骑着摩托车到偏僻的乡村采访,当时不小心撞上一只牛,我跌倒在地,一个拿着猎枪的马来人前来救我,担心我的伤势。”

“病好后依然续写稿” 翁兴森无悔执笔人生

翁兴森珍惜所有的报道,剪报都注明日期,工整的黏在新闻纸上,方便查询资料。

“病好后依然续写稿” 翁兴森无悔执笔人生

陈春华(右)与翁兴森多年朋友,感情深厚,登门造访送温暖。

共享生活经验陈春发:惜英雄重英雄

维新华小董事长及登嘉楼紫孚阁阁长陈春发局绅与翁兴森相识多年,过去数十年来风雨不改,每逢星期四会相聚喝茶,共享生活经验。

他说,翁兴森是一个负责任的报人,早年与他出入甚频,不少华社领袖会寻求他的意见。

“翁兴森是资深的报人,不少华社领袖会要求他贡献意见,早年我和他经常去吉兰丹,与当地领袖交流,他很好动,喜欢到处去见识。”

他说,翁兴森为人忠厚,写新闻不曾偏差,不失报人风范。

陈春发珍惜与翁兴森的情义,登门送温暖,为家属打气。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